米罗中心/主隆米/有节操的凹/同好欢迎勾搭

[隆米]军令状 番外 by 桃子它爹

  不是花絮的花絮,不是番外的番外

1.童虎:“那小子怎么跑空军基地打球来了?”

  士兵甲:“报告首长,米罗上校在享受空军家属福利。”

  童虎:……

2.史昂:“米罗呢?又上哪儿疯去了?还有没有组织纪律性了!”

  穆:“报告将军,米罗现在身体不适,在家中休假。”

  史昂:“身体不适?那小子没少吃小灶还能病?让他快别装了赶快把他给我抓回来!”

  穆:“报告将军,米罗真的来不了。”

  史昂:“他到底怎么了?”

  穆:“医生说他低烧,眩晕,呕吐,四肢乏力,食欲不振,需要一段时间的静养。”

  史昂:“……”

3.米罗:“加隆……”

  加隆:“嗯?”

  米罗...

[隆米]军令状 end by 桃子它爹

  公主微笑着欠身回礼,史昂将军示意两人可以先出去了。米罗跟着黑衣保镖一路绷直身体走出公主下榻的临时公馆,拐到僻静的林子里,才唉哟着长出一口气。

  “我还以为要干嘛呢……早知道今天早上出门前应该好好洗脸……”

  “你平时出门都不洗脸么?”

  加隆的声音带着笑意,贴近米罗身后。米罗无奈的揉着腮帮子说:

  “史昂将军CALL的那么急,那顾得上洗,衣服都是到了基地才穿好的……”

  手指不自觉的又抚上了胸前的口袋,那枚胸章带来几度硬实的触感。加隆飞快的眨了下眼睛,逼近米罗。

  “我记得你说,演习结束后有话要对我说?”

  “啊……哦……”

  米罗忽然害羞起来,忙搪塞着:...

[隆米]军令状 27 by 桃子它爹

  “米罗,我真没看懂。”

  穆拎着“安帝雷斯”的图纸对米罗连连摇头:

  “我承认自己在创作思路上不如你,但是你这图画得也忒抽象了吧,米罗上校,这是导弹设计图,不是临摹毕加索。”

  米罗拖着下巴望向窗外,没听见穆在说什么。

  “米罗?”

  穆狐疑的凑近米罗看进他的眼里,吓得米罗从椅子上跌了下来。

  “你走神了。”

  穆简短的归纳,把图纸放到一边,板着脸低声道:

  “你可别让将军看见你这样子,那他的鞭子就该是蘸过盐水的了。”

  “切……”

  米罗自己展开那份图纸,指点着给穆讲解:

  “我就是懒得费嘴皮子,你看这里……这部分……其实是原来‘猩红毒针’的外...

[隆米]军令状 26 by 桃子它爹

  自那夜后加隆再没有去过米罗的家。导弹设计师在撒加的悉心安抚下逐渐淡忘了所受的刺激,啃着铅笔头投入着描绘战斗机终结者——“安帝雷斯”。

  过了没几天,米罗收拾房间时,在沙发垫子的缝隙里找到了一枚不属于他的胸章。那枚胸章是一对精致的银蓝色翅膀,羽毛的纹路清晰可辨,边缘撩起一圈火焰的图案,翅膀中间还有一行蝇头小字,写着“自由之翼”。米罗把那枚胸章在掌心里翻来倒去,努着嘴回想自己随身类似的物品,却不认为曾经有过这样一枚翱翔翅膀的纹章。那枚伴随米罗多年的胸章,是一把被青云环绕的金色利剑,还是史昂将军亲手颁给他的荣耀的象征,意为刺破长空的利器。那么这枚银蓝色的羽翼……

  “啊……难道是……”...

[隆米]军令状 24 by 桃子它爹

  米罗没有睡清醒,脑子还是晕涨涨的,隐隐觉得昨夜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在他和阿布告别之后,但是是什么米罗一点都记不起来了。拖着沉重的步子走出卧室,加隆正在沙发上看报纸,米罗呵欠连天的说:

  “早啊……加隆……”

  “嗯,早,米罗。”

  加隆虽然拿着报纸,眼睛却流连在米罗身上,瞄着他进浴室洗漱,换了衣服,一屁股坐在餐桌旁,动手去抓面包片。

  “加隆……”

  米罗咬了一口面包,问到:

  “昨天晚上我回来以后出什么事情了么?”

  加隆的手抖了一下,满腔肺腑之言涌到了嘴边,又都咽了回去,平静的答:

  “没,你回来就睡得跟个死人一样。”

  “哦,是么……”

  米...

[隆米]军令状 23 by 桃子它爹

  又是一个月过去,该轮到加隆住进米罗家里了。导弹设计师早就把当初为什么要和加隆“同居”忘到九霄云外,他正冥思苦想“猩红毒针”的细化设计,再次陷入那种灵魂出窍的状态。这到方便了加隆,他放开手脚去搜米罗的电脑,书柜,图纸堆,虽然没得到想要的内容,但也悟出了一个事实:米罗真正用心设计的东西,是别人根本无法推翻的,因为所有的零部件自成一个有机的整体,铆钉多一个则嫌多,少一个则嫌少,已经达到出神入化的地步了。

  可惜加隆的含情脉脉依然在米罗的感情神经反射弧上马拉松,何时能达到终点得到反馈还遥遥无期。但上苍是很仁慈的,他派来了一个人为加隆“排忧解难”。

  “哟,米罗!我回来了!”

  阿布欢快...

[隆米]军令状 20 by 桃子它爹

不知道哪个敏感字触动了lofter大神的神经


[隆米]军令状 19 by 桃子它爹

  闹铃在嘶鸣,米罗闭着眼睛挺尸一样从床上坐起来,一巴掌按掉了制造噪音的闹钟。下地穿上拖鞋摸着墙来到浴室,一通洗洗刷刷,把自己收拾干净,从浴室出来,拿起衣帽架上的军装换衣服。厨房里飘来煎蛋的香气,米罗仰头用鼻子嗅了嗅,披上衬衫边打领带边寻香而来,加隆正在灶台前看护着小煎锅。

  “早啊,米罗,”

  加隆一脸和气的招呼:

  “要不要吃点早餐,我做了火腿煎蛋。”

  米罗迅速翻看了一下冰箱,大脑分析着加隆此举的目的所在,分析结果,米罗拎起军装外套摇摇头坏笑道:

  “你自己慢慢享用,我去军区食堂解决。”

  加隆的表情沮丧起来,临出门之前,米罗意味深长的留下一句:

  “祝你玩的...

[隆米]军令状 18 by 桃子它爹

  “哎哎,倒回去倒回去,上一张!”

  米罗推摇着穆的大臂。自从被史昂将军声色俱厉的训过后,导弹部队的人一下都勤勉了许多,连义务扫厕所的战士都络绎不绝。穆带着那架单反相机和全部照片来到米罗家里,两人一起兴致勃勃的筛选起加隆裸奔的相片。

  “这张角度和光线都很好……”

  穆撇着嘴直摇头:

  “可惜啊,虚了,可能被谁撞了一下。”

  “虚了好说,能修清。”

  米罗把那张挑出来,放到新建的文件夹里。穆想起什么,不确定的问:

  “将军都气成那样了,他还能让你用这裸照作杂志封面么?”

  “不让就不让。”

  米罗这次倒没犯横,眼珠一转,说:

  “就不能先印本样刊,然后...

[隆米]军令状 17 by 桃子它爹

  仰仗着“猩红毒针”的绝对力量,这场令人咂舌的演习又是以导弹部队的完胜而告终,从那天起,导弹部队基地外每天都人山人海,有人还扯出横幅标语,意思是“我们期待这一刻很久了”。撒加少将气得将自己反锁在办公室里拒绝出门,米罗倒是不在乎,整日巡逻在基地周围,见到空军的人就问,你们加隆什么时候出现啊?

  就这么闹腾了三天,加隆才像要英勇就义的英雄一样,大踏步走进导弹基地,一时群情激昂,口哨声,喊叫声连绵不绝。米罗和穆藏身在人群中,有条不紊的掏出单反相机,瞅准时机对准加隆就是一顿猛拍。米罗将手掌拢在唇边粗着嗓子大喊:

  “加隆!脱啊!”

  米罗这一声像引线一样引燃了人群,顿时,前来围观的空军指...

1 / 3

© 青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