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罗中心/主隆米/有节操的凹/同好欢迎勾搭

【撒米】你微笑的样子 (现代AU) 22

人物属于车田, OOC属于我 

一写到加隆就打鸡血怎么破 

ps,加隆是直男,直的,他和蒂迪斯是一对。 


如果说在去机场的路上,米罗还好好的肖想了一番他所未曾体验过的真正的双胞胎之间的兄弟情,以及两个极其相似的男人之间可能会有的那种你侬我侬的好的恶心一般的情景,那么到了机场,当他看到了加隆,一切幻想都化成了泡影。

这也不怪米罗,自从他遇见撒加,对方总以工作为重,似乎很少有什么事情能让他抛下工作,而加隆的这一通电话却不一样, 当撒加一接到电话,得知加隆已经到打机场的时候,他立马抛下眼前可能的命案现场,奔上路边,拦住一辆出租车,风驰电掣的往机场奔...

【撒米】你微笑的样子 (现代AU) 21

我更了! @携手且道同归去  @Miyako 强行和520沾边, 你一定会打死我的嘻嘻


见撒加一脸正经的样子,米罗也放弃了和他开玩笑,一个翻身盘腿坐在床上,将昨夜的经历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也就是说,你们昨晚到了没人的地方去,还发现了一大堆带着血迹的石块?”

“撒加,说不定是我们想多了,说不定这是一只不长眼睛的鸟一头撞在石头上留下的血迹呢。”米罗撇撇嘴,“不过好可惜,你没看到艾欧里亚,对了,就是那个艾俄罗斯的弟弟,他被吓到的样子,他真的以为那是死人的血。” 

“你也被吓到了吧。早知道是动物的血迹的话,又怎么会...

【撒米】你微笑的样子 (现代AU) 20

“是EDTA,应该是加了抗凝剂没错,撒加,你应该去查下地上的血迹究竟做了哪些手脚。”

深夜,撒加坐在酒店的沙发上,他还在回想着加隆对他说的话,在他的脑子中,一些碎片默默的拼凑在一起,他仿佛看到,在那天夜晚,在那个本该没有人出现的房间,有人摆弄着眼前的尸体, 他点起了一把火,增加了房间内的温度,加速了尸体的腐烂过程,而他又在尸体的头部撒上了加入了抗凝剂的血液,任由血液在地板上蔓延…

不对,总觉得哪里不对,即使是为了伪造证据迷惑警方而掩盖真正的死亡时间, 撒加也觉得对方做了太多无意义的工作,加速尸体腐烂的过程是为了伪造提前的死亡时间,而防止血液凝固却是为了伪造推后的死亡时间...

【撒米】你微笑的样子 (现代AU) 19

“虽然希腊的首都是被称为雅典的地方,不过在古希腊时期,希腊人民信奉的不仅仅只是雅典娜一个女神。那个时候,希腊奉行的是城邦制的制度,不同的地方信奉着不同的人,有的地方信奉的是太阳神阿波罗,有的地方信奉的是月神阿尔忒弥斯,而这个波塞冬神殿的遗址,则是清晰的的证明了当时在这里居住的人民所信奉的神祗正是海神波塞冬。啊哈哈, 不过那也是应该的,毕竟这里是出海口吗,当地居民出海捕鱼之前向波塞冬祷告祈求当日风平浪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艾欧里亚的声音还在米罗耳边环绕着,而米罗却并没有什么心思去听艾欧里亚讲了什么,他满脑子想的,都是今早撒加对他说的话。

正如艾欧里亚所承诺的,一大早,他便给米罗...

【撒米】你微笑的样子 (现代AU) 18

固然艾俄罗斯长着一张正大光明将尽职尽责好警察几个大字写在脸上的相貌,而他微笑起来露出一口大白牙更是可以去参选美国先生似的,但米罗却莫名对他抱着一种复杂的情绪。

“这绝不是因为在他和撒加的二人时间里,这个人突然横叉一脚打了个电话给撒加,还炫耀似的让撒加把自己带上的缘故。 ”当然,这样的小心思,米罗是绝对不会说出口的。 他深深信奉一个原则, 撩人,就是要撩的若隐若现,让人挂在心头上痒痒的但是又抓不到实质的东西,若是心急了将感情的事情说实在了,那就一点也不好玩了。

可惜艾俄罗斯的出现,却偏偏像是上天故意派来给米罗的调情计划泼冷水。

接受了艾俄罗斯的邀请,第二天,撒...

【撒米】你微笑的样子 (现代AU) 17

“为什么?”撒加翻阅文件的手指一滞,他想起初见拉达曼提斯的时候,他眼神中如蛇一般警戒的神色, 虽然在几分钟之后,他将这样的眼神隐去,而换上了一种友好的神情,撒加却忘不了他初见拉达曼提斯时的感受。 

“那栋房子本来已被警方接管, 如果没什么事的话, 他为何会出现在那栋房子里?”

“因为艾亚哥斯与他约在那里见面。”

“是吗?”米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警察叔叔,没想到你一把年纪, 竟然相信了纸条这种小花招。”

“可是,那的确是艾亚哥斯的笔迹没错……”撒加回想到, 他想起那个时候他们虽然还没来得及进行笔迹验证, 但是他已经将...

【撒米】你微笑的样子 (现代AU) 16

“米罗,你是说,我们什么都没有查到?”

“难道不是?”米罗叹了一口气,“本想再去看看老头子死去的那个房间,没想到凑巧碰上了另外一起凶杀案,我们连进房间的机会都没有。而且,就算曾经留下了什么线索,也会因为这起凶杀案的缘故,已经被毁的差不多了吧。”

“米罗,他是你的哥哥。”撒加注意到米罗使用了“凑巧”“凶杀案”这样的词语,而他似乎并没有对死去的人是他的同父异母的哥哥表现出太大的悲伤。

“撒加,我曾经说过,在我五岁以前, 他对我很好…哪怕…是我的母亲抢走了父亲对他的母亲的爱…但是,后来妈妈带我离开了那栋房子,我们再也没有回去过,我们已经很久没有再见面了。”

“哪怕他的尸体不是那个样...

【撒米】你微笑的样子 (现代AU) 15

“从尸体的腐烂程度来看, 死者的死亡时间应该在七十二小时以上, 但是从血迹的干涸程度来看,死者的死亡时间却不会超过二十四小时。”撒加安静的听着当地警方的调查结论, 另一方面却很小心的挡在门前,不让米罗看到屋内的情况, 直到艾亚哥斯的尸体被罩上了白布。

“为什么会这样?究竟哪个比较准确?”

“经过我们的初步断定, 凶手应该是故意伪造了死者的死亡时间,以便伪造不在场证据。 实际上,如果停放尸体的环境过于温暖潮湿的话,尸体腐烂的程度会很厉害的。”撒加看着那个有着棕色短发的当地警察有条不紊的向他分析着可能的情况,他暗地里不得不赞叹希腊的警...

【撒米】你微笑的样子 (现代AU) 14

“你们是谁?在这里干什么?”

撒加并没有预料到这个空旷的别墅中竟然还有别的人存在,他猛地回头,盯着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便站在他身后的陌生人。 

那人似乎二十来岁上下,留着精干的短发,他的眼珠是一种极为特殊的灰色, 虽然从他的样子看来,他的年龄并不是很大, 撒加却从他淡灰色的眼珠中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我们是警察,这里是命案现场。如果没什么事的话,请你尽快离开这里。”撒加扬了扬手中的证件,挡在来人的身前, 阻止他进入他身后的那件屋子。 

“你…究竟在说什么?”

撒加诧异的看了看那个人,却发现他似乎压根没有在意自己,他的目光...

【撒米】你微笑的样子 (现代AU) 13

撒加挂上电话,却看到米罗已将他送给他的一大堆无法详细描述的礼物整齐的放在一旁,好奇的看着他。 

“纽约来的电话。”自从在撒加的心目中,他将米罗的名字从嫌疑犯的名单上摘下来后,他并不介意与米罗分享案件的进展,“是我弟弟,他在尸检中有新的发现。”

“他的尸体吗?”撒加留意到米罗似乎特意的避开了奥纳西斯的名字,仅仅用一个字来代替,他考虑到米罗的心情,点点头,并没有纠正米罗的说法,“是朱利安的母亲向我们报的案。”撒加小心的提及奥纳西斯的第四任妻子,他看着米罗的神情,他担心着这个年仅十五岁的少年会敏感这些事情。 

但米罗的脸上并没有出现异样的神情,他只是低下头,似乎陷入了沉思,...

1 / 12

© 青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