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罗中心/主隆米/有节操的凹/同好欢迎勾搭

SIN (隆米)2

网上闲人:

1. 初遇
我讨厌这个城市,真的。自打比我那个双胞胎哥哥从娘胎里晚爬出来几分钟,我就开始痛恨这个世界,痛恨这个地方。尽管二十二年以后,我成了这个地方最引人注 目的人物,我还是讨厌这里。
我叫加隆。今年二十二岁,已经成了让这个城市里——包括那个白痴市长和聒噪的议员们在内的所有人都闻风丧胆的人物。当然,这有一部分是我那个死鬼老爸所 赐,他当年赤手空拳打下了一片江山,并且在自己被仇家砍死之前很明智的找了一个女人结婚为自己留了种儿,使他的优秀基因和雄厚的家产得以有人继承。尽管他 死几年之后,那个女人就卷着他一半儿财产远渡重洋开了个公司做了大老板,...

【隆米】海龙侦探社 Case 4

Miyako:

终于向福尔摩斯下手了……改自希腊语译员,米罗专场,bug很多,不要深究了。不喜欢原作的表达方式,还是看剧吧。


超大份的更新,写着写着变成家庭伦理剧了。



Case 4 别墅惊魂



茶几上加隆的手机发出轻微的震动声,抱着一桶爆米花窝在沙发里看电视的米罗低头瞥了一眼,表情瞬间纠结了起来,然后起身走到浴室门口:“电话,撒加找你。”其实以他们的关系,代听一下电话根本不是问题,一开始他也的确是这么做的,而且爱惜人才的撒加对他的态度也比对加隆温和得多。但是每次电话那头带着些微八卦的语调都让他寒毛直竖,于是他很...

【加隆/米罗】星之塔 六

携手且道同归去:

本章夹带私货,请小心观看,注意避雷。o(╯□╰)o


-----------


六 米罗


其实这件事情对少年的加隆来说实在不算什么,日后回想起来唯一令他自己也无法解释的,大概只有面对狮子时那种毫无畏惧的心态。从雄狮利爪旁边拾起手套的过程对当时的他来说就好像从草地上捡起一片树叶一样再寻常不过,而那头猛兽之王居然也十分配合地一直保持着少见的安静;以至于他将捡回的手套递还给潘多拉的时候,完全没有在意女孩眼睛里几乎流溢而出的激动和倾慕,随后他向正将小剑挂回腰间的男孩点了点头以示对他关心的感谢,便匆匆穿过那群在一旁围观的喧嚣孩童,一面在心中盘...

替嫁新娘(63)(隆米)

网上闲人:

站在日光室中央的米罗双腿开始颤抖,浑身的力气就象是被抽干了一样地软弱。从蔷薇公爵跳下马车开始,米罗就一直紧贴着窗户看得眼也不眨,他想哭想喊,但却被极度的兴奋压抑着什么也做不了。当公爵的身影消失在门厅口,他连忙聚集起身上还残存的力气走到了屋子的中央,想要给初次见面的父亲留个好印象的他,不安地整理着自己身上的衣服。听到门打开的声音的那一刹那,他以为自己会昏倒,但渴望的心情是如此地强烈,支撑着他稳稳地站立着。

“米罗……”那个陌生但又觉得理应熟悉的声音呼唤着自己的名字,温暖如春的笑容溢满了那张美得不可思议的面庞。在米罗的泪水滑落下来前,他被那个散发着淡淡清香的身躯紧紧地抱在了...

替嫁新娘(61)(隆米)

网上闲人:

罗伊德,那个总是坚定地站在自己身后的青年,那个以全部智慧实践自己计划的青年,那个发誓永远追随自己的青年,米罗对他怀有深深的感激之情。如果没有他的全力协助,米罗知道单凭自己的力量是很难战胜一个又一个的强敌的。但他对自己的意义绝不只是一个忠诚而能干的部下而已,他更在自己不经意间默默地扮演着保护者的角色。正是他的一片赤诚令自己接近冰冷的心得到抚慰,也正是他在坎恩洞察部分叛军贵族意图刺杀自己夺回领导权的阴谋,抢先下手将其诛灭,使自己逃过一难。对这个默默支持自己、保护自己的青年,米罗无法、也不愿接受他或许已死的可能,因此即便知道会给加隆苦心掩盖自己生死真相的计划带来麻烦,进而危及自己...

云上天城 @红枫秋叶:

壁咚测试🙈🙈🙈
下午整理书架整理出一个脑洞
突然兴奋 三( ✌🏻'ω')✌🏻
这层皮
都掉光了
不要也罢🤘🏻🌚🤘🏻🌝🤘🏻

替嫁新娘(60)(隆米)

网上闲人:

午后的阳光透过树叶的间隙柔和地洒下金色的细网,和风挟着芬芳的花香拂过茵茵绿草。

斜靠在花园中摆放的躺椅上假寐、等待加隆归来的米罗做了一个梦,梦中那个有着一双深绿色瞳眸的青年诚挚而温柔地凝望着自己,“请殿下下令吧,罗伊德粉身碎骨也要完成殿下的指令!”

让自己感动得落泪的声音一遍又一遍在自己耳边回响……

然后,血幕笼罩了一切,浑身血污的青年从马背上跌落,雪亮的枪刺正扎向他的后背……

“不可以!”惊叫着醒来的米罗遍身冷汗。

因为梦境是如此鲜明,醒过来的他有半响只是怔怔地望着眼前漂浮的光影发呆。

惊觉到米罗的异样,一直趴伏在他脚边、合着眼舒服地晒太阳的“银眼...

替嫁新娘(58)(隆米)

网上闲人:

“加隆,希望这次你能合作一点,要不然事情就有些麻烦了。”


当墙上的挂钟敲响十下,沙加听到了由远而近的马蹄声。他站起身来,重新来到窗前,骑着马、身着黑色便装的加隆的身影印入他的眼眸。沙加微抿着唇角看着加隆从马背上跳下,径直朝这边走来。不一会儿,身后的门打开了,沉重的脚步声响起,沙加转过身来,“好久不见了,加隆。”


与两个月前沙加最后一次见到他时相比,加隆清瘦了许多,下巴上还留起了粗糙的胡渣,整个人显得很沉静,也很冷淡。


“没想到你要来,”加隆似迟疑了一下,但最终还是把手伸出,握了一下沙加伸过来的手,“你来有什么事吗?”


“是有点事。”沙...

1 / 23

© 青冥 | Powered by LOFTER